1. 首页
  2. 电子烟市场

8个摊主告诉我:我在城里开了个街边小摊,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冉才静(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金俊凡苏琪黎明赵雷孟雅娜周继峰魏家黄丽梅

编辑 |魏家

这几天,“摆摊”的话题火了。当中国许多城市的人们打开手机登录互联网时,他们互相打招呼:“今天,你摆摊了吗?”朋友圈走上街头巷尾,讨论同样的话题,“摆摊卖什么最让钱的钱”、“第一次摆摊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精明的老板挑起了地摊经济的热情,摆摊招人或传授摊位秘诀;地摊经济也烧到资本市场,A股零售百货板块和车企迎来一波行情;在微博上搜索“摊位”会链接到十多个话题。一波全国性摊位风起云涌,包括成都、合肥、济南、郑州、长春、石家庄、青岛、宜昌、陕西等27个地方。鼓励发展地摊经济。上海也将于6月6日推出首届上海夜生活节,一直持续到6月30日。

你周围的每个人似乎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真正出局的有多少?摊位的实际情况如何?那些带着希望进入的人有机会自救或有新的体验吗?冉才静采访了八位近期加入或计划加入“国民档”的人。在此之前,他们是企业、自由职业者、大学生、企业员工、媒体专业人士、艺术家和企业家。以下是他们的口头陈述。

-自助文章-

突出三小时卖货378元,拍抖音800万播放

白敬 |河南郑州,31岁,商务

我刚摆摊两三天,还是新手。

一直有这个想法,最近看到鼓励街边小摊的消息,就出去了。我的卖 是艾草产品。与其他人不同,没有额外费用。国内很多艾草产品都在我的家乡南阳生产,我家也有工厂在生产。

我家楼下的街道,晚上6点以后可以免费售罄。我拿了两个箱子,一张折叠桌椅,把东西直接放在汽车后备箱里,随时随地都可以去。在哪里。 卖第一天就拿到了近400元,在郑州这个城市还是不错的。

摆摊,注意细节。比如很多卖家在地上撒东西,但大多数人都不想弯下腰去看。最好将货物放置在人们经过时可以直接看到的高度。再比如,你要有一颗平常心,别挤特别热闹的网红街道,生意可能不好。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街边小摊情况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摊位旁边的阿姨说:“你走到哪里都可以卖,没有人跟你竞争。”因为南洋的艾产品一直都是批发电商,发往广州、义乌。等地方出口,或者流到艾灸馆等,基本不会出现在街边小摊上。

另外,平时喜欢玩抖音,流量只有几千小。我在摆摊的第一天就拍了一段视频。没想到三天的浏览量接近800万,粉丝也增加了。数千。第二天去摆摊的时候,有直播。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受访者抖音流量对比

这其实是一个拓展C端用户的好机会,然后通过微信交易,也可以产生口碑和复购,比传统的线下一次性交易要好很多。一个小伙子在抖音上看到我的直播后,发现他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立即开车到我的摊位交流经验;另一个店面的老板也想加入这个摊位,问我是否可以提供货源。

抖音号的粉丝突然多了起来,加我微信好友的陌生人也多了起来,但目前我们只有夫妻,无法兼顾地摊和抖音号。这两天一直很忙。日常生活、睡眠、饮食都受到严重影响,暂时没有精力去建立粉丝群。

直播卖货不行,摆个摊子卖耳饰

李倩|北京36岁创业

我已经工作 10 年了。我曾经在建筑工地、餐馆和购物中心工作。前几个月我在快手做主播,都是为别人打工。我自己也试过在快手直播卖货。折腾了一个月,500元押金也没交。

两个月前,我跟随丈夫从哈尔滨来到北京。过去,我们都在挑工作电子烟官网,但如果工作不起作用,我们就换了。现在因为疫情,我们成为了挑选我们的工作。

我之前摆过两次摊位,但总是被城管追着跑,所以就没有再摆过。最近听说这个档口着火了,所以我放了一些耳环,在地铁口附近人多的地方试了一下。不过现在不敢投入太多成本,就先拿一些低价货卖卖看看吧。我通常在晚上 6 点左右开始。考虑到交通问题,晚上9点左右,我不得不关掉档口回家。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受访者冉才静搭建的展位/照片

摆摊的人太多了,大多跟我一样的心态。先弄点小东西卖着,卖得好就卖,不工作再找工作。以卖耳饰为例。几百米之内,卖就有几家店铺。通常摆摊的人会互相问“你卖今天没出去吗”,情况不太好。

收入方面,在快手卖有3元的运费,去掉人工费和平台佣金后,一个产品的利润不到1元;现在地摊没有运费,进货价是5.8元货可以卖12元,但是订单量很少,有时一天没有订单,平均来说,收入是每天30、40元,去掉所有费用后,大约可以赚10元。

我不需要再投入任何成本。如果半个月没有改善,我不打算继续。现在我开始关注白天的求职。

摆摊赚钱的秘诀只有一个——勤奋

李楠|河南焦作,29岁,影视自由职业者

摆摊之前,我想开一家服装店,但家人建议我先试水,于是我开始在我们县里练摆摊。

我和儿媳和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一起摆摊。通常我的儿媳在卖。我负责带孩子,做一个职业爸爸。早上去菜市场击,晚上放在广场附近。两个位置都有自己的流量。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来源/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们的卖是十元二十元左右的童装。我们在五月初开始摆摊。基本上,没有人与我们竞争。我们一天可以赚一两百,有时我们能赚三百。但是最近,摆摊的人越来越多。原来,我们只有六七个摊主。现在我们有几十个摊主,自然赚的少了。

从这个月摆摊的经历,我们发现赚钱最大的秘诀就是坚持。 “勤奋”一个字,就打败了半数以上的竞争者。因为你在培训过程中,每个客户都会给你反馈。当反馈太多时,你就会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所以你不能偷懒每天练习。

当然,摆摊也是需要学习的。最近也在网上看了一些直播视频,还实地考察了义乌直播村。

就目前而言,摆摊绝对不是长久之计。我现在想做主业之外的副业,主要是为了给宝宝的奶粉赚更多的钱。

-经验文章-

带孩子卖玩具,摆摊就像在做实验

JQ | 37岁北控研发

我是技术宅。没想到有一天会去摆摊,这两天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孩子的闲置物品太多了。可惜我把它扔掉了,也没有用。于是我跟他商量:不如我们去摆摊,感受一下火爆的趋势。孩子很热情后,我们俩都行动了,但这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首先是选择。我让孩子自己挑选物品。几个小时后,他一个都没有挑,因为他一个都受不了。我不得不为他做思想工作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我问他:一个玩具,如果别人出10元,你会卖电子烟漏油,你要出100元卖吗?他说是的。我告诉他,所以你关心的不是这个项目,而是价格。在我的劝说下,他最终选择了三个玩具和十几本书。

接下来是定价。我们基本上提供 30% 的折扣。儿童杂志每本3元,海洋生物和鸟类王国书籍5元,玩具10元至50元不等。为了显得正式,特意把店名、付款码、价格打印出来,还想到了“开店打折、讨价还价”的口号来吸引顾客。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旁观者正在试用玩具的小顾客。冉才静/摄

当晚7点,我们正式出门。我们选择了社区最热闹的街道花园入口处的长椅。果然,摊位刚一摆好,就有不少小朋友领着大人围观打听。这时候我就让开,让孩子当老板,全权负责卖货。孩子觉得很新鲜。他向孩子们展示了如何玩玩具,并一遍又一遍地介绍书中的内容。演示玩具手枪的时候,子弹飞得很远,孩子跑来跑去,说很难。不过说到讨价还价,大人还是会问我,我就让他们直接问“老板”。

看守档口并不容易。花园里有很多蚊子。我们拿了花露水,被N多包咬了。我还给我的孩子带来了 Kindle,让他呆在原地。不要卖着卖着东西就跑着跟孩子玩。

我们第一次出去玩了一个多小时,卖送了一个玩具和一本书,总共20多块钱。其实,钱不是目的。我平时喜欢带孩子做一些实验,比如3D打印和编程游戏。摆摊对我们来说就像另一个实验。当然,我们需要不断调整参数来做实验。随后,我们做了一个总结。孩子们对声光玩具更感兴趣。书不是很好卖,所以我们第二次改变了定价策略,变成了卖Toys送书。

这几天,身边很多人都在谈论经济。有人说这只是一阵风,我希望它会成为一个长期的事情。我去过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电子烟代理,但仍然保留着街头小摊和集市的原始形态,从中我可以感受到一个城市的生机和活力。应该有更多这样的烟火,我打算继续摆摊。

自媒体人摆摊卖电子烟,半天卖了80元

陈古龙|北京55岁蒸汽范总编

我是电子烟行业的自媒体人。上周末去大柳树市场北京摆摊,卖一3:00电子烟。

之前我知道Daliushu市场有些人已经在卖电子烟了,当地摊主说不用申请什么牌照,直接开卖,所以我加了厂家去摆摊就等于变相推。

我的卖是一次性小烟,价格30元一个,50元两个,品牌不限。 价格比专卖店渠道便宜,因为专卖店成本高,厂家有价格控制。实际过程中,讨价还价后的成交价是两件40元,因为我的主要目的是宣传和了解市场,对价格没太在意。

刚开始摆摊,没人理你。后来给路过的人介绍,有的人一开始就停下来,有的人想试试。基本上,交易可以在介绍之后完成。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来源/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那天卖的效果不是很好,一个下午才卖花了80元。可能是市场人群结构的问题。当时,我们旁边有个大佬,因为市场有卖烟叶,拿出了带烟叶的香烟。但我还是觉得电子烟对年轻人来说是一种误解。它应该针对传统吸烟者,而不是寻找年轻用户。

去年11月网络禁烟出台后,对电子烟的销量影响很大,厂商的库存压力也很大。一直在电子烟圈打电话来摆摊卖电子烟。只是现在正好赶上这波浪潮。

大流书市场对电子烟摆摊有限制。后来得知大流书市场禁止销售的产品包括电子烟。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只要你有电子烟三个字,基层管理者就会被卡住。我也问过其他一些二手市场,不许摆摊卖电子烟。 市场管理人员会提醒你先收起来,不听话没收,赎回罚款500元左右。

我这次摆摊的出发点是觉得大众对一个新产品的体验和评价是主观的,需要接触到一些C端用户,得到比较全面的评价。我作为媒体在做实验,也希望能找到一些销售渠道,帮助厂商推广。

每月摆摊七次,一次最多赚200元

林凤霄|河北保定21岁大学生

我4月底开始在当地夜市摆摊,到现在一共摆了7次,大了一天能赚200块钱,而且只有十几个元时我少。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当地夜市摊位情况 来源/受访者供图

我家是一家小企业。从小就跟父母摆摊做生意,但这是我第一次自己摆摊,从选货到找货源再到卖自己卖。

摆摊前,我做了个市场调查,发现公园里年轻人最多,父母小孩最多,所以就把夜市和公园锁了。产品来自淘宝1688上的买,成本非常低。我以试一试的态度投入了400元。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第一天就在夜市摆摊。来源/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摆摊前,我准备了一些口号,尝试自己录下“档风”的标语,放到音箱上,结果发现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当晚的单价market卖 非常低。大家不会太关注广告词。

基本上吃完晚饭就坐电车去摆摊,每次摆摊大概两个小时。但是因为以中老年人居多,我的网红玩具、耳机、数据线、头带、小夜灯等比较适合年轻人的东西,效果不是很好。

我不认为摆地摊是一种耻辱。我的朋友知道我在摆摊。有些人会照顾我的生意,但第一天我还是有点尴尬。为了缓解尴尬,我自己玩了一会儿。 ,别人看到我打球,就围了上来。但是第一天结束时卖只花了六七十块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总结经验和不足,第二天带上蓝牙耳机和设备,结果30元卖。第三天搬去公园,不过生意很好,卖一百多块钱。摆摊很随意。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第三天在公园的摊位。来源/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艺术文章-

摆摊不仅是一种自助,更是一种通俗艺术的实验

先生尹|北京,35岁,WhenArt Studio创始人

摆摊的想法大约在一天前出现。次日傍晚(6月5日),我们精心挑选的51幅画被摆放在双井地铁站外的空地上。这个地方离我们工作室很近,人流量大。它被我们提前占用了。毫不夸张。我们是北京最好的工作室,也是北京第一个摆地摊的工作室。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工作室设立展位,冉彩静/图

卖画的摊位是为了自助。工作室几个月没开,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作为培训机构,我们的业务要靠流水,否则很难经营。从春节前的假期到现在,我们每个月都亏了20万多,总共亏了120万。费用根本不能报销,人工费,房租费,市场Expenses都是钱,等疫情来了,收入就完全断了。

5 月 19 日,我们正式恢复营业。只有一个成人校园,两个儿童校园仍然关闭,并且缩短了营业时间。没有人来。大家都刚刚复工,同学们会有一些安全感,没有新的客源。我们现在摆摊,买一画画会讲两个经验教训,也为了一些宣传,真的靠卖画是绝对不可持续的。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路人正在观看这幅画。冉才静/摄

我们成立于 2015 年,是北京第一家成人工作室。模式、课程体系、市场结构、薪酬结构、教学管理甚至工作室装修风格都是开创性的,但就连我们也出来摆摊了。更别说其他人了。前几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还开了个工作室。他们说他们做不到。他们想给我卖 作为一个整体。老实说,我无法无缘无故地得到它。我无法照顾自己。整个北京的艺术培训行业大概都关门了三分钟。两个。

摆摊是一次新的尝试。这些画都是我们同学创作的,连来帮忙卖paint的都是学生。多年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如果同学们以后愿意把自己的作品推到市场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我们会独立成立一个项目,长期持续做下去。如果政策允许,我们一定会继续做下去,不会放弃任何市场的机会。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路人正在观看这幅画。冉才静/摄

艺术一直备受推崇,但当你把这些画放在地上时,却是一种新现象。它不仅是学术的研究,也不是技术的展示,而是社会学的集中展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艺术会被拿出来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抚慰人们的情绪。我们把画拿出来,看看能不能被常人认出来。近年来,我们也在探索艺术的平民化。好久不见。

一天晚上,卖制作了11件作品。事实上,当艺术暴露在大气中时,作品比藏在美术馆里更重要。

我是摆摊专家,想收集北京街头人的生活照

小宁 | 27岁,北京全球创意分享平台VIVA创始人。

当我看到铺天盖地的“地摊”新闻时,我打算在北京做一个VIVA项目。

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一次旅行。 2017年,我还在旧金山读书的时候,爷爷去世了。这是我第一次有亲人离开我身边,我一时无法接受。直到电影《COCO》,我看到了关于死亡最好的安慰。我真的很惊讶也很惊喜,很好奇这片神奇的土地是如何孕育出墨西哥式的、豁达的人生哲学的。

两个月后的墨西哥之行,我去博物馆看了他们国宝级画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画作,被她的画震撼到了。她的生活支离破碎,但她在画中化痛苦为爱和旺盛的生命力。绘画成为她与生活联系的方式。在她去世前八天,她创作了这幅画《Viva la Vida(长寿)》。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Viva la Vida(长寿)”来源/受访者

我心血来潮,决定做一个关于生活的小实验。地点选在博物馆门口。那是我第一次摆摊。地板上铺着临时购买的画笔和白纸。每个好奇的路人都被邀请以绘画的形式回答一个问题:你的生活是什么?让他们描述他们对生活的理解。那天坐了3个小时,收集了70幅画。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墨西哥城街头的小宁 来源/受访者提供

电子烟摆地摊有市场吗

博物馆入口处的“画家”。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美国旧金山,我遇到了一个外国人。他的作品里有三样东西,一个煎鸡蛋,一顶厨师帽,还有一杯水。我开玩笑地问他:“你是吃货吗?”他讲述了他的故事 告诉我吧。

原来他曾经是一个单身父亲。三年前,他绝望了,带着三岁的儿子来到旧金山。他好几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每次看到儿子,他都告诉自己“不能死”,必须为儿子做这件事。尝试一次。他报名参加了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的免费当地烹饪培训课程。他夜以继日地学习。当然,他非常有才华。三年后,当我遇到他时,他已经是旧金山的名厨了,正在筹备中。创建自己的品牌。

他希望我能把他的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困难时不要放弃,总会有美好的一天。”我说:“我答应你”。多年后,因为一次机缘巧合,我收到了他的来信,“我们偶然相遇,但非常感谢你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故事,关心食物如何拯救了我。”有朝一日遇见你的地方,永远存在于我的心里。”

之后,我将收集的画作扫描并上传到网站,一个全球艺术项目“VIVA Draws Life”诞生了。

后来,我在30多个国家的街头摆摊,请人画生活,从美国到古巴,从法国到希腊,从新加坡到阿根廷,再到巴布亚新几内亚。中国也有很多人主动加入。他们在各自的城市,也许是在街上、老师或公司,邀请周围的人停下来拿起笔,花点时间画一幅画,讲述自己的故事。

从2018年开始我就有一个梦想,有朝一日可以在北京的街道上收集人们的生活画像,就像我在世界各地所做的那样。因为很多游荡在这个城市的年轻人对这个城市有一种疏离感,不知道这个城市的社区文化是什么样的。我现在已经踩过三里屯和几个地铁口。不知道两年后能不能实现这个最初的梦想?

*标题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楠、JQ为化名。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rdp.cn/4690.html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