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烟批发

电子烟 在一周内被杀死 3 次。禁令升级后,监管标准需要落实。

短短一周,政策加码,电子烟迎来迄今为止最密集的监管浪潮。

新京报讯(记者姜惠子)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国家监察总局发布通知香港电子烟,要求关闭电子烟网上销售渠道。三天后,国家烟草专卖局专门部署电子烟监管,约谈各大电商平台。 11月7日,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再次发布通知,明确地方控烟立法积极推进公共场所禁烟吸电子烟。

短短一周,政策层级提升,电子烟迎来了迄今为止最密集的监管浪潮。然而,电子烟 的定义、标准和潜在影响仍然没有定论。原定于今年10月发布的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并没有如期到来。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上,该计划仍处于“批准”阶段。

在规则不明确的模糊地带,电子烟市场“野蛮生长”,法规标准的缺失给监管留下了诸多考验。

有争议的电子烟

“新鲜,不像传统香烟那样令人不快。”抽烟10年的徐波是一个喜欢电子烟薄荷味的电子烟新用户。宁宁选择了电子烟,因为价格更便宜。一根烟弹30元可以花抽2周,比传统香烟便宜。

近年来,电子烟多样的口味和价格相对于传统卷烟的优势,让很多年轻人成为了电子烟的拥趸。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8年成人烟草调查数据,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以年轻人居多,15-24岁年龄段使用率最高,约占1. ]5%。

这组数据印证了电子烟用户多为年轻人的直观印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很多电子烟用户并不是老烟民,而是从未接触过烟草产品的年轻人。

除了口味多样且价格相对低廉的价格,对于电子烟用户来说,选择电子烟作为烟草替代品更多的是为了电子烟所宣称的健康,从而达到“戒烟”的目的

小张就是其中之一。他第一次尝试电子烟是因为他的朋友推荐说,“当时我还在留学,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会吸抽烟。有一次朋友说,你可以试试电子烟 ],尼古丁内容少,危害没那么大,我心动了。”

“很多品牌会在烟弹中明确标明尼古丁的含量,一般含量不高,不到5%,听起来比香烟好多了。”小张身边有很多人。我的朋友出于同样的原因选择了 电子烟。

在国家烟草专卖局的相关文件中,电子烟被定义为“对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目前流行的电子烟主要由烟杆和含有尼古丁的烟弹组成。通过电加热尼古丁烟油,用户吸进入加热蒸汽,然后吸进入尼古丁。

与传统卷烟相比,电子烟最大的不同在于它不含烟草,没有燃烧过程。这使得电子烟既不释放焦油等有毒化合物,也不冒烟,因此被认为有助于吸烟者逐渐减少并最终戒烟。

“即使戒不掉,它的危害也比传统香烟小得多。”徐波说。

电子烟 是否有害一直存在争议。英国公共卫生部曾声称,电子烟 的健康程度 危害 比传统香烟低 95%。在戒烟服务机构的帮助下,它可以完全帮助大多数吸吸烟者戒烟。不过,这一说法遭到顶级学术期刊《柳叶刀》的质疑,认为其缺乏专业知识,并没有声明潜在的利益冲突。

据北京回龙观医院戒烟门诊主任医师郝雪茹介绍,电子烟成分比较复杂。目前市场上烟油的主要成分有丙二醇(PG)、甘油(VG)、香料、尼古丁、添加剂等,其中丙二醇属于低毒物质,对人体有害身体。一些添加剂中也含有有害成分。 “传统香烟的燃烧温度约为70 0、 800摄氏度,电子烟的温度约为300摄氏度。有害物质的排放在不同温度下是不同的。”

早在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就表示,电子烟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戒烟方法尚未得到充分证实,含有尼古丁的液体会汽化进入戒烟的入口。 k43] 还有健康风险。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廖文科也表示,电子烟无疑对健康有害,所谓的戒烟效应更多是商业宣传。

电子烟 安全隐患频发

在争议中,电子烟疑似患病和死亡的消息今年频频出现在媒体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10月31日表示,美国与电子烟相关的致命病例数已上升至1800多例,其中37人已确认死亡。韩国最近也出现疑似液体电子烟引起肺部疾病的病例。

这个现实显然违背了很多人选择电子烟的初衷。

安全隐患的出现并没有阻碍电子烟行业的发展步伐。据天眼查数据,2016年至2018年,中国电子烟新注册企业连续三年超过1000家。 2019年以来,新注册企业超过2000家,总数达到近9500家。

“网售禁令”当天下午,电子烟企业家齐欧在上海参加电子烟展会,“政策一出,有人欢喜有人忧。”

Ziou 的企业位于 深圳。据天眼查数据,在近9500家电子烟企业中,广东省有6000多家,约占2/3。其中 80% 以上是 电子烟 批发 和零售。梓欧更看好“网售禁令”,认为用暂时的利益换取行业长远发展。

“现在在深圳做一个电子烟品牌非常快速和容易,”Ziou介绍,电子烟行业代工代工占主导地位,工厂大部分都有模具。如果想做电子烟品牌,只需要购买买已经形成的技术方案,然后找工厂代工代工,就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打造自己的品牌。

电子烟行业门槛低导致电子烟产品质量参差不齐。梓欧透露,部分企业对【k13】的质量和雾化器的安全性没有严格把控。此类产品涌入 市场 肯定会 危害 公共卫生。

11月4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研究员肖林在接受“电子烟致健康危害”采访时众康电子烟批发,引用了来自中国的数据介绍。疾控中心2018年成人烟草调查,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中48.5%听说过电子烟,5%的人用过电子烟,现在0.9%使用 电子烟。 “以此计算,中国15岁及以上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为1000万。”

面对电子烟监管的紧迫现实哪里有卖电子烟,国家烟草专卖局督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在“网禁”期间关闭电子烟网络销售网站或客户;督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门店,及时下架电子烟产品;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在互联网上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三个遗憾”导致监管盲区

电子烟“网售禁令”发布两天后,记者仍然可以在淘宝上搜索电子烟。 11月5日,国家烟草专卖局要求各级烟草专卖监管部门对电子烟的监管工作进行专项安排,对电子烟的网络推广和销售进行监督。

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禁止和监管,另一方面是电子烟相关法规的空白。 电子烟 是烟吗? 电子烟的主管是谁?成为监管至今难以奏效的制约因素。

中国传媒大学特许与专卖商品研究中心副主任郭晓宇曾对媒体表示,目前电子烟在我国处于“三观”地带。 “它既不是药品也不是香烟,而是普通商品。我想做。广告广告,为所欲为。”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全球范围内,美国、韩国、新加坡将电子烟列为“烟草制品”,而加拿大、英国、法国、日本则将电子烟列为“烟草制品” ] 作为“医疗产品”。国内电子烟公司以科技公司为主,经营范围以“电子产品”为主,门槛低于“烟草产品”和“医药产品”。

Ziou认为电子烟连续两次禁烟是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的,这意味着国家已经承认了电子烟的“烟”属性。记者了解到,在尚未发布的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中,也已经明确国家烟草专卖局是电子烟的主管部门。

处于模糊领域的电子烟行业,缺乏政策和标准的合规性,存在超越现行法律法规的监管盲点。

在生产经营过程中,传统卷烟仍执行1991年颁布的《烟草专卖法》,从卷烟纸、滤棒、烟丝束等原料到销售方专卖,但不包括尼古丁。也就是说,仅含有尼古丁油的电子烟不在本法范围内。

虽然新出台的《网上销售禁令》指出(电子烟)在原材料的选择、添加剂的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都比较随意,但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风险,但并未涉及相关标准。在具体规定下,生产经营环节监管仍难实现。

电子烟 定性的不确定性也是让控烟部门头疼的问题。包括廖文科在内的多位专家呼吁政府将电子烟纳入烟草范畴,加强监管。

11 月 7 日,这一呼吁终于得到了官方回应。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八部门同日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烟工作的通知》,提出严禁通过烟草广告诱导青少年吸卷烟,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吸卷烟。 k5]。同时,通知要求各地控烟立法、修订和执法要积极推进公共场所禁烟工作吸电子烟。

国家统一标准亟待发布

从11月1日的“网售禁令”到八部委联合通知,经过几年的野蛮生长,电子烟迎来了迄今为止最密集的“治理”。

事实上,在八部委明确要求地方控烟积极推进公共场所禁烟工作之前,很多地方已经尝试通过立法法规电子烟吸电子烟。今年10月,深圳开出了我国大陆第一张电子烟烟民对非法吸卷烟的罚款。 《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草条例》首次将电子烟纳入控烟管理。

今年5月,成都起草了《成都公共场所控制吸烟草条例(修订稿)》。草案明确将吸电子烟归类为吸吸烟行为,将受到限制。

在涉嫌薄弱的“网上销售禁令”发布三天后,国家烟草专卖局对电子烟监管进行了专项安排,并约谈了各大电商平台。阿里巴巴今日宣布卖电子烟,将配合监管退市电子烟。记者在淘宝网搜索【k5】,显示“未找到相关宝贝”。

Ziou 认为,禁令将从根本上提高过低的行业门槛。从供应链到品牌端,他们会更加谨慎,更加关注电子烟的质量和安全,更多地考虑公众的健康利益。一些想赚快钱的小企业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在线渠道,很快就会消失在这个行业中。

此外,在烟油等关键环节拥有核心技术的烟草行业“国家队”的加入,也从竞争的角度进一步规范了市场。在上海电子烟展上,紫欧遇到了很多“国家队”球员。他认为,“国家队”在烟油核心技术方面具有很强的优势,他们的参与为这个行业引入了更高的标准,其他企业在质量和安全方面必须跟上。

无论是“网售禁令”的出台,还是行业自身竞争的推动众康电子烟批发,悬在电子烟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未落下。 “根本问题是没有标准,这是我们这个行业迫切需要的,也是公众最关心的。”庞俊阳说。

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上,10月份要发布的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还处于“批准”阶段,无法推断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发布”。据媒体报道,该标准可能对电子烟烟具和烟油的包装、标签和说明,以及烟具、烟油和排放的技术提出强制性要求。同时,禁止在烟油中添加声称有益健康、增加能量或降低危害的特殊功能性物质。

“我们都期待新的规范,包括基本标准、安全性和潜力的描述 危害,以及对公共健康的影响。”齐欧说。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树也表示,此次“网络禁售令”非常及时,但需要进一步明确如何处罚、处罚对象,并出台相关规定进行管理。来源电子烟市场。

新京报记者姜惠子

陈思编辑,李世慧校对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rdp.cn/42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